關心您的心

糖尿病與肥胖總是兩環緊扣,當糖尿病患者的體重超標,糖化血紅素定必強差人意,若醫生不問緣由加藥、尤其是處方較易引發低血糖症的傳統藥物,患者往往會因為饑餓感上升而增加進食,長遠導致體重進一步上升,造成不可逆轉的惡性循環,甚至引發大小血管併發症。專科醫生指出,任何疾病也需要「對症下藥」,尤其是有體重問題的糖尿病人,藥物選擇恰當,才是降糖、減重兼降低併發症風險的關鍵之匙。

據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張偉成醫生表示,高血糖會破壞大小血管,引發視網膜病變、腎衰竭、心肌梗塞、心臟衰竭及中風等。「病人通常誤以為只有血糖控制不佳才會出現併發症,事實是即使血糖控制理想,也只能延遲小血管及大血管併發症發生的時間。據英國前瞻性糖尿病研究(UKPDS)指出, 10年的積極治療較常規治療能有效降低糖尿病人心臟病比率達15%,但其實糖尿病人本身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已比普通人高出4倍,若有三高問題更加高出8倍,故要延遲併發症出現不單要控制血糖,更要兼顧膽固醇、血壓及體重問題,整體改善才能降低58%患上心血管疾病的機會。」

保護β細胞降併發症風險

張醫生補充,控糖、減重的道理人所共知,但實際卻知而行難,尤其是服用磺胺尿素類或注射舊式短效胰島素的病人,因為藥物容易產生饑餓感及引發低血糖症,患者因而增加進食而導致體重上升。另一方面,偏偏肥胖又會令身體的胰島素出現更大的阻抗,影響血糖控制,長遠拉高糖化血紅素(HbA1c)的平均值。因此,要做到全面控制糖尿病、減重及降低併發症出現機率,保護胰臟細胞就是關鍵。 「胰臟的β細胞負責於進食後分泌胰島素,但2型糖尿病患者確診時β細胞數量一般只剩下50%,加上每年有4-5%自然死亡,若不設法保護,10-15年後就會因為β細胞不足而需要注射胰島素。而GLP-1是腸荷爾蒙的一種,它有促進胰島素分泌及抑制胃口的作用,同時可以減慢β細胞的死亡速度。糖尿病人若能及時注射GLP-1類似物,既可以控制血糖、減慢胃部排放,亦可以保護胰臟β細胞。而且這種藥物的作用會按血中葡萄糖濃度而定,葡萄糖濃度高時作用較大,反之作用則較少,可避免傳統降糖藥物容易有低血糖的問題。」

GLP-1類似物助保護心腦血管

GLP-1類似物較少引發低血糖問題,但2型糖尿病患者都有較高的心血管疾病風險,身形肥胖糖尿病患者的β細胞死亡速度更快,針對這類病人,張醫生選擇降糖藥物時又會有何考慮?「處方藥物時必須兼顧控糖、減重及預防心血管疾病三方面的成效,而GLP-1類似物就證實可以做到以上各點。據一項長達 5年的研究報告(LEADER Trial)發現,其中一隻GLP-1類似物能降低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風險達13%,死亡率更可減低22%。而歐洲糖尿病研究學會及美國糖尿病學會共識草案報告2018亦剛剛發表了新指引,針對已出現心腦血管併發症或腎功能衰退的糖尿病人,歐美專家亦推薦使用這種GLP-1類似物,不單能有效減低患者心血管風險,亦可延緩腎衰竭的速度。」張醫生補充,這種GLP-1類似物只需每日注射一次,用法方便,有助提高患者對藥物的依從性。 「我有一位200多磅的男病人,求診時腎功能已剩下兩成,每日需要服用8隻血壓藥及注射多針胰島素,腎科專科醫生亦已考慮為他洗腎。後來注射GLP-1類似物及服用排糖藥後,體重減輕了近30磅,腎指數更由原先的500多回落至200多,糖化血紅素亦低於6.5%,是我接觸首位能將糖尿腎逆轉的成功個案。」

張偉成醫生 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
資料來源:都市日報
發佈日期:2018-12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