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心您的心

心臟病是本港第三大殺手病,港人對「通波仔」手術(學名:血管造形手術)或多或少有點認識,可是仍有不少人像筆者部分中年親友,對心血管病掉以輕心,以致接受手術者呈年輕化趨勢。另一樣使患者困惑的是手術費差幅甚大,令人考慮找哪位醫生施術及住院療程時,出現「選擇困難」,今期專家便為大家釋疑,拆解箇中關鍵!

一般而言,需要進行「通波仔」手術是由於心臟動脈或主要血管出現硬化、嚴重收縮或閉塞(超過七成),令供給心臟的血流減少,導致心臟肌肉缺氧,嚴重時更有可能引致心肌梗塞。心臟科專科醫生謝德新表示,通波仔主要是導管方式,先用鋼絲穿過收窄的血管,再用球囊打開,他笑言:「通波仔其實是指用球囊導管將血管張開的手術,實際上在通波仔後都會用支架支撐血管,嚴格應該稱為冠狀動脈成形手術,只是通波仔一詞太流通,故至今仍沿用這俗稱。」

血管硬化成因很多,基本上都人所共知:三高(高血脂、高血壓、高血糖)、糖尿病、吸煙和缺乏運動等,這全是引起血管硬化主要原因,要預防此頑疾須靠甚麼方法?謝醫生表示:「一般而言可通過檢查掃描來發現早期毛病,以助醫生控制危險因素及嚴控病情。」他舉例指,今時今日的控制膽固醇方式已十分徹底,例如血管收窄若只有50%,毋須在此階段便施術,控制飲食及藥物治療已經足夠,「及早預防永遠是最佳方法,在快餐飲食文化下,經常攝取反式脂肪易令體內好膽固醇減少,並增加壞膽固醇,此乃引發冠心病的重要元兇」。

醫學技術日新月異,通波仔手術近年也出現很大改變,謝醫生說:「在2000年左右,通波仔的支架是用合金支架支撐血管,然而合金支架由於會令血管皮層急劇增生,易令血管再度堵塞,尤其是糖尿病患者,其復發機會可達三分一。」幸好藥物支架(DES)的誕生,帶來重大改變。

藥物支架如其名,就是在支架外層塗上藥物,以抑制皮層增生,降低血管再度堵塞機率。謝醫生指,經過多年改進,其防止復發的表現相當出色。然而,藥物支架始終也是金屬支架,殘存在體內太長時間有機會出現金屬疲勞而斷裂的問題,因此醫學界一直在改良金屬支架的表現,甚至一度把希望寄託於可融解支架(BVS)上。不過,謝醫生強調,時至今日,藥物支架暫時仍屬最有效及可靠的心臟支架。

為了解決金屬支架存在的問題,於2012年左右,利用聚乳酸製造的可融解支架誕生,謝醫生說:「由於研究顯示簡單的病例中,可融解支架安全性及療效與金屬支架相若,而年輕患者使用後更可令血管回復自然彈性。」因此可融解支架一度引起風潮,很多病人都願意嘗試臨牀使用,甚至在臨牀初期,原本不打算使用在病情較複雜的病人身上,但最後也都在不同病情患者身上應用了。然而,謝醫生補充,於最初的臨牀報告顯示,BVS於簡單病情個案時發揮的療效與金屬支架相若,但在較嚴重病情、年紀較大的患者病例中,心臟病復發的機會有可能更高。

謝醫生在訪談中多次強調,可融解支架可謂一隻「概念股」,它的概念很吸引,但成效仍有待觀察。更重要的是,它並不適合所有人使用,故患者在接收最新醫療資訊時,須小心留意箇中風險,切勿只着眼其優點而忽視潛在風險。他最後表示,直至今天,BVS已在市面上「消失」,取而代之的是以鎂製造而成的可融解支架(BRS),經過上次教訓,醫療人員於臨牀時更為謹慎,未來或會有更多數據,以了解可融解支架的確實效用。謝醫生強調,並非使用了可融解支架便毋須服藥,而且這類支架的確不適合所有患者使用,病人宜多了解自身病情,在醫生建議下,作最恰當的選擇。

有患者到私家醫院檢查後,很多時醫生都建議病人使用超聲波儀器,部分患者對照超聲波感到疑惑,因為公立醫院的醫生可能沒有建議他們使用超聲波儀器,究竟這程序是否可以免去,必要性又有多大?謝醫生解釋,通波仔手術所用的超聲波儀器,並非一般用作體檢的超聲波,而是用來導入血管以助醫生掌握血管內情況,以令進行手術時可知道血管內真實狀態,例如血管的病變長度等,更可方便擺放支架及調整。謝醫生說:「雖然並非必須,但如非屬於需要立即通波仔的個案,一般情況下,我仍是建議使用的。」

不少患者在「問價」時都有相當疑惑──為何通波仔手術的收費,會有如此巨大差異?謝醫生表示,通波仔會因應病情產生不同的複雜程度,用多少條支架、支架的物料、使用的輔助工具,甚至醫生手術費等,也會因應手術複雜性而改變,因此浮動性極大。

「最理想的情況是醫生增加收費透明度,將不同的收費具體羅列出來,例如醫生的手術費、估計的支架數目與費用,以及額外支架的收費等,以供病人掌握確切資訊,令病人免去不必要的疑慮,便可更為安心。」謝醫生坦言。

心臟科專科醫生謝德新。
心臟科專科醫生謝德新。
資料來源:星島日報
發佈日期:2020-01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