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心您的心

 【明報專訊】生命脆弱,不消數分鐘可能就消逝。80後Henry兩年前面對人生無常,剛留學返港的胞弟見證其婚禮後兩天,在毫無先兆下猝死,留下的遺憾推動他去了解心臟病,知道俗稱「傻瓜救心機」的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 (AED)或能拯救心臟停頓者,「如我們早知道附近有AED,能爭分奪秒,或者弟弟有多一個生存希望」,於是他與兩名小學舊同學設計了「Capheart急救心」手機應用程式,暫蒐集了逾500個可提供AED的地點,讓人及時搜尋及取用,希望他人不會有同樣的遺憾。
明報記者 李詠珊

參加兄婚禮後兩天病發

兩年前,Henry忙於籌備婚禮,並密謀辭工創業,期待改變亦有壓力,幸有胞弟分擔心事,快將在外國完成學業的弟弟這時亦回港分享他的喜悅,「當時全家人,只有他知我的創業大計,本想婚禮過後,再跟他分享更多,甚或邀請他加入」。但有些說話沒有機會說出來,他婚後兩天,胞弟突然在家猝死,Henry趕不及見他最後一面,重提當日片段,他一度無言,內心糾結未因時間磨滅。

醫生確定Henry的胞弟有「突發心律失常死亡綜合症」的基因,「解剖後也驗不出心律不正的原因」,最終死亡證寫上「死因不明」,讓Henry耿耿於懷,決意要理解此基因。於遺傳性心律基金會資助下,Henry接受檢測,得悉自己也有心臟基因突變,原來這類基因很普遍,「我問醫生為何會有這些基因,醫生無奈說醫學上也未能解釋,但我不想再有人與我一樣,突然失去至親」。

弟「死因不明」 兄決意了解病因

Henry開始留意心臟健康資訊,得悉病發者若突然失去脈搏和呼吸,可試用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(AED),於10分鐘內把握時間急救,「每遲1分鐘,存活率就下降約一成,緊急救護召喚只承諾12分鐘內抵達,有可能錯過黃金時間」,他帶點氣憤地說。

指白車12分鐘到場「或太遲」

他調查發現,香港約有5000部AED,大部分設於公營機構及公共場所,「我家對面的市政大廈有一部AED,如弟弟病發當天知道又用得到,可能有多一個生存機會」。就此,他聯絡備有AED的機構,確定位置,並找來兩名小學舊同學,分別是讀電腦的Victor和從事金融的Michael幫忙,編寫了「Capheart急救心」手機應用程式,讓公眾免費下載,暫只有Android手機版本。

直撥救護中心 快報警半分鐘

Victor指出,Henry要走出陰霾不易,對方邀他參與設計一個「賺不到錢」的程式,也在所不計。Victor解釋,程式以GPS定位功能找出距病者最近的AED,亦可直撥至救護車中心,可以比致電999報案中心快半分鐘,期望將來可蒐集「病發黑點」位置,以助研究。
最近該程式入圍香港科技園首辦的「全城橋王挑戰賽」,Michael稱,曾邀請多間社會服務機構合作都沒回音,盼參賽可讓更多人關注心臟病,研發程式雖沒什麼花費,但耗時間,即使不能勝出,他們仍會繼續更新,讓更多人提供AED位置,以救助更多心臟停頓者。

圖2之1 - 「Capheart 急救心」手機應用程式創辦人Michael(左起)、Henry與Victor,一年前開始着手構思設立一個提供「救心機」位置的手機程式,希望利用科技爭分奪秒,助病發者於救護車到達前得到急救,增加生存希望。(黃志東攝)
圖2之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