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心您的心

陳日新醫生
威爾斯親王醫院內科及藥物治療部心臟科

司徒先生猶記起一年前一天醒來,赫然發現身處於重重精密的醫療儀器內,身旁的家人及醫護人員不停叫喊著自己的名字,重拾意識,始發覺躺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深切治療部的病床上。經醫生及醫護人員解釋後,他才知道在城門河畔跑步時突然休克,其後所發生的便全不知情,到現在也只知自己昏迷了三天。

司徒先生的突然昏迷是由於心臟出現心室纖顫,即是心室跳動過快。由於心跳每分鐘達二百次以上,心室快而微弱的收縮未能產生足夠血壓,使司徒先生因腦部缺氧而在數秒內陷入昏迷。若非及時送往醫院救治,心臟將無法輸出血液,繼而心腦及周圍組織的血液灌注停止,可能在短短數分鐘內死亡。

心臟持續不斷地跳動,是由於心臟有複雜的電流傳導系統。它有如天然起搏器,由竇房結開始發出穩定的訊號,經心房一分為二傳至左右心室,促使心室有規律地收縮,並將血液運往身體各器官。若出現心律不整,即是心跳過快,過慢或是忽快忽慢,便會導致輸出血液不足,患者可能會感到頭暈目眩,嚴重的甚至失去知覺。

在種種心律不齊的類別中,以心室纖顫最為危險。患者在病發時可以毫無先兆,因此,隨時無聲無息地奪人性命。根據美國統計,大部份猝死個案是由於心室纖顫而致,一半以上發生於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身上。本港則約有七萬人為心室纖顫的潛在患者,即使體質壯健的年青人,也有可能是患者,司徒先生便是其中之一。

心室纖顫成因及診斷

心室纖顫的常見病因包括冠心病、擴張型心肌病、肥厚型心肌病、瓣膜病,病竇綜合症及少數外激綜合症。至於外來因素則包括:電擊或雷擊、低溫或洋地黃藥物過量。有不少病例亦顯示心室纖顫與遺傳因素有關,如家族成員曾有「年輕男性猝死症候群」(Brugada Syndrome)則大大提高罹患心室纖顫的機會。

一般而言,醫生可透過以下幾種方法以為病人診斷:

  1. 心電圖 — 從心電圖上顯示的波形可推測心律節奏是否異常
  2. 電生理檢查 — 從心臟室房電位的傳導情形,檢測房室有否出現傳導問題
  3. 超聲波 — 通過人耳聽不到的高頻音波,經過胸壁進入至心臟,訊號經電腦重組變成圖像,用以評估心臟機能
  4. 磁力共振掃描 — 通過強力的磁場和無線電波,提供快速的心臟造影像
  5. 翻查家人病歷 — 從病人家族成員的患病紀錄可推測罹患心臟病的可能性

治療方法

若患者被診斷罹患心室跳動或曾經病發,一般的治療方法包括有以下幾項:

  1. 藥物治療 — Amiodarone是一種抗心律失常的藥物,可有效控制心室過快,但並不能除卻病發的可能。
  2. 射頻消融技術 — 利用導管及電腦立體模擬技術輔助,將低温棒或發出熱力的射頻導管,沿著右心室內的特定位置點按,封死多餘的跳動細胞,以回復正常心跳。這種方法適用於心電訊號出現有迴路現象(re-entry pathway)的病人。
  3. 體外電擊 — 在患者病發時的一刻,利用高能量電流,進行體外電擊,使心臟回復正常跳動。雖然即時進行體外電擊可提高患者的生存率,但部分患者在病發時來不及進行急救便因缺氧而不省人事,當醫護人員到場時往往已返魂乏術。
  4. 植入式治療法 — 心臟出現突發性纖顫難於預防,臨床上還沒有相應的技術能徹底除去心室纖顫的病發可能。長遠而言,安裝埋置式除顫器可是病人危急時的可靠保障。埋置式除顫器能廿四小時持續地監測心跳速度,一旦心室出現病態纖顫,除顫器會進行體內電擊,刺激心臟回復正常跳動。

埋置式除顫器由一個電池及微型電路組成,內置記憶體儲存重要訊息,如患者出現心律失常的時間﹑心電圖﹑接受治療的次數及種類。當電池耗盡時,便須再作更換。除顫器可分為單線﹑雙線及三線,分別刺激右心房﹑右心室及左心室,三線則供心臟衰竭病人使用。

植入除顫器的手術簡單,只需兩至三個小時。醫生首先在病人鎖骨下三公分注射局部麻醉劑, 然後沿鎖骨平行切開幾公分,在X光射線輔助下,電極沿靜脈到達心臟適當位置,除顫器則藏於皮膚與肌肉間特製的小口袋。醫生把除顫器與電極連接後,便會縫合切開的皮膚。手術屬微創性質,病人只需接受局部麻醉,風險比割盲腸還要低。

不少患者對於埋置式除顫器產生莫名恐懼。其實,患者應視除顫器為糾正心律過快的好幫手。正如司徒先生般,即使接受植入手術後,也像正常人般生活,並繼續進行各類運動,享受多姿多彩的生活。不過,患者要緊記多加注意飲食及生活習慣,遠離煙酒,以保持健康的體魄。